【流动艺术】系列丛书【新水墨(上卷)】

2020
Hardcover: 彭锋
Publisher: 2013年12月出版
ISBN: 李津 李孝萱 刘庆和 李旺 武艺 闫永军 彭震中 郑强 李彦伯 何唯娜 魏青吉 贾秋玉 郝世明 杨鹏 杨起 康建华 左正尧 李慧昌 张肇达 刘景路 黎小强 王犁 杨珺 宁彬彬 秦秀娟 曾建勇 张天幕 李戈晔 祝铮鸣 崔雪涛 李娜 康春慧 等

在今天这个全球化时代,人们可以出入不同的文化圈,从而增加了自我认识的方式,我们可以假道他者来认识自我。这种自我认识方式,也许比自我反省更加有效。苏轼有诗句说:“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斯瓦尼茨也有一句名言:“我所看见在背后主宰你思维结构的,正是你自己看不见的。”有了他者的眼光,就不容易出现盲区。

对于作为中国绘画标志的水墨来说,它的他者就是诞生于欧洲的油画。如果从油画和西方文化的角度来看水墨,我们就有可能拨开迷雾,发现真实的水墨,自然的水墨,并在此基础上建构属于我们这个时代的水墨艺术。由此,解构水墨的任务,可能要通过引进外来文化来完成。

中国文化在漫长的历史演变过程中,形成了强大的包容性和生命力。只是由于在社会现代性转型过程中落后了,才形成文化保守主义的心理。随着中国的日渐强大,这种文化保守主义有可能会演变成为狭隘的民族主义,从而妨碍我们对当代文化做出真正的贡献。在举国大兴文化产业,弘扬传统文化之际,我们提出解构水墨的主张,通过在我们的文化中加入一种自我反思和自我批判的层面,促进当代文化更加健康地发展。

令人欣喜的是,近来涌现出不少艺术家,从不同的角度对水墨做出了探索,并获得了可喜的成绩。他们以水墨的名义解构了水墨,完成了一个看起来似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务。这里的解构不是解除,而是解放;解构水墨,不是水墨的终结,而是水墨的新生。当我们将有关水墨的各种成规陋习悬置起来之后,剩下来的就是水墨本身。回到事物本身,本是哲学家给自己提出的任务,却常常假道艺术来完成。在这一点上,哲学与艺术殊途同归。它们都是在用负的方法,去完成自我解放这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