线不限形-文-王端廷

唐明伟以一种超乎寻常的理性精神和工程师般的严谨作风绘制了大量机械制图式的几何抽象作品,这些作品只打算表现一种东

西,这就是理性主义精神。西方人通过理性主义思维方式建立了强大的工业文明和法治化的社会体制。对于中国人来说,拥有

理性主义思维方式即使不能让我们在短期内产生超越西方人的科技发明和创造,至少能让我们更好地掌握和利用西方人创造的

工业文明成果,从而享受更美好的生活。康定斯基告诉我们:“数学的数学与艺术的数学是完全不同的两个领域。”

从唐明伟毫无情感表达的冷抽象作品中,我们能够感受到超越感性的生命意志的光辉,体会到作为宇宙内在本质的数理结构的

美感

                                                                                                                                                                                      -------王端廷

                                                          中国著名当代艺术评论家

                                                            西方美术史研究学者

                                        中国艺术研究院美术研究所外国美术研究室主任 研究员

                                                        中国艺术研究院博士生导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