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淳风

  很好奇,当打开杨纳传给我的作品图片后,我还是有点被惊住了。很炫!而且炫的比较自然!这是我所感慨和欣喜的。和很多年轻艺术家一样,杨纳喜欢用亦真亦幻的语言和观念来传达她对人生的感悟,与上一辈艺术家们不同的是,她的感悟是很具象的:美女、美景、美酒,各种美丽又不真实的东西被艺术家狠狠的堆砌在一起,营造出虚幻又迷离的意象。这种意象在一般意义上的卡通绘画中,我不曾感受到过,但在杨纳这儿却感受到了。

  杨纳成长的年代是中国政治经济超快发展的时期,悠长的历史传统和先进的快速发展,使中国这个非常综合而复杂的国家变得异常活跃、多变以及充斥着各种可能性。现代主义的精英文化和后现代主义的文化逻辑夹杂在生活的各个层面,自我和社会都变得的无限膨胀和矛盾。作为处于冷眼看世界状态的艺术家们,用自身独特和敏锐的眼球关照社会的发展,发觉问题,提出问题。杨纳即用女性的眼睛发现她对社会发展变化的感受,用画笔来表达她个人的生存体验。社会的快速发展也同样带来了与传统道德相悖的文化现象,“那就是虚荣浮华,在这个充满泡沫的年代,海选、虚假投票、庸俗政治、数字经济、美女效应、美好广告让人们忘记了危险和痛苦的存在,人习惯用包装来评价人或物,青春无度的女生希望用爱情换珠宝。报纸的正面是房市与金钱背面是整形丰胸,不协调的东西因泡沫的覆盖显得五彩美丽,但真相总会浮出水面。”(引自杨纳访谈)杨纳笔下的美人形象NANA千娇百媚,充满自恋与自我的情愫。夸张的卡通形象和细腻真实的肌肤描绘结合得天衣无缝,让人感觉亦真亦幻。这也恰恰是这个时代带来的感受,真实与虚幻之间的界限,被商业化、网络化、全球化所模糊。在这其中,人们往往很难找到自我,虽然他们是那么的追求个性和自我。被物质所异化,已经不是像玛丽莲梦露那样的明星所要面对的事情,而是每一个出生在这个年代的人都要面对和思考的问题。

  杨纳的作品常以微观的戏剧性场景出现,却似乎盛载着大量人物和信息的巨大诺亚方舟,很多时尚的、经典的形象及角色被她塞在里面;或者是一种像舞台布景的浴缸上拥挤着杨纳所关注和引用的各类符号和NANA小姐。在这种构图中,是杨纳精神想象空间的物质替代,也可以引申为巨大而空洞的物质世界的象征性符号表达。而充斥这些空间的各种元素:(比如奢华的家具、妩媚的女性形象、表达性欲的各种夸张的器官等等,带有“动漫美学”和“暴力美学”情境的各色形象等),则是杨纳个人情感世界对物质世界的批判和抽离。然而也许是这个世界的过于繁华和纷乱,扰乱了杨纳的理性世界,又或许是杨纳表现心切,她“贪心”的将这些他寻找的“宝贝”们统统收藏进画里,从而呈现了一种非理性对理性世界的另类批判景观。但正如这个世界的人们常常忘记他们身边最熟悉的人和事一样,杨纳的这些画面让人更多的是去玩味和寻找其中的各种有趣角色和“宝贝”,却忘了体会这其中的悲天悯人和价值判断,杨纳显然意识到了这一点,贪心且有野心的艺术家往往不满足对物质世界的平面表达,他们更热衷于深入精神世界和寻找更深层次的意义。杨纳不断的吹艺术的气球来表达的梦幻世界,将艺术意象放入自己吹起的气球里,这个世界虚幻缥缈又来源于真实,体现出年轻一代知识分子的良知,值得珍视。

                                                                                                   

----------------柳淳风 2009-1-24写于中国美术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