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物之象——读权能的绘画

无物之象——读权能的绘画

 

 

彭锋

北京大学艺术学院院长

第五十四届威尼斯双年展中国馆策展人

 

 

 

电影《无姓之人》(Mr. Nobody)告诉我们:对于人生来说,真实的与想象的在终极意义尚是没有区别的。当无姓之人回顾自己的人生时,真实的与想象的交织在一起,没有人能够将它们区分开来。从这种意义上来说,对于人生意义的建构来说,幻想与实干同等重要。  

 

权能用他的绘画给我们讲述了同样的道理。在权能的作品中,真实的世界、对真实的再现的世界、以及纯粹幻想的世界,可以处在同一个空间。这些世界之间的关系,不像柏拉图试图让我们相信的那样,是有等级关系的。它们完全是平等的,就像在无姓之人的回忆中所出现的世界那样。

 

因此,后现代哲学家对语言的重视是有一定的道理的。当罗蒂(Richard Rorty)强调,占有一种语言,就占有一种生活;创造一种语言,就创造一种生活。这种观点听上去有些无厘头。但是,从终极意义上来看,是有道理的。当人们回首往事的时候,发生的与没有发生的之间的边界是模糊不清的,它们在回忆中是平等的。

 

正是在这种意义上,我们可以说,在终极意义上,人生世界是无物之象。权能的作品给我们展示了他的世界,也告诉我们他是如何建构他的世界。如果我们走进了他的绘画,也就走进了他的世界;如果我们拥有了他的绘画,也就拥有了他的世界。我们可以用权能的绘画的方式来建构自己的世界,甚至可以让权能的绘画成为自己的世界的一部分。至于我们能否成为权能绘画世界中的一部分,那就看我们能否成为无物之象,留在权能的记忆之中,留在人们的记忆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