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票的旅客

无票的旅客

 

苏芒

中国著名时尚人

潮尚文化创始人

 

 

 

艺术家权能的作品不单是符号的堆叠,更多的是时空的混淆和意识的交错。权能的作品深受萨特存在主义哲学的影响,这种存在与非存在的关系在权能的作品里体现出一种短暂的,转瞬的美感。这种短暂来自于某个从历史语境中产出的个体,他是想象的,也是实在的,他与周遭的世界是和谐的,也是脱节的。这种奇妙的存在与不存在之间的联系贯穿着权能的每幅作品,他画里的人物不是死板的存在于一副画或一本教科书中,而是自由的,他的存在是由画家的行动,由这个人物本身,由观者的想象力来定义的。

 

如果你恰巧是一位对艺术史有所了解的人,那恭喜你,你的大脑即将迎来信息过载。在权能的 《Art Fair 》中,戴珍珠耳环的少女拿着宣传册逛起了艺术展,阿尔诺芬尼夫妇度过了甜蜜的新婚,开始带娃生活。柏拉图和亚里士多德在簇拥中走出《雅典学院》,在拥挤中走进权能的艺术展,酒神巴库斯与《弗里贝尔杰酒吧》的女侍应一起卖起了香槟,蒙娜丽莎离开了诗一般的远景,不起眼的站在人群里。除了传奇作品中的人物,艺术家们也错落着出现在展览大厅中。权能不只把艺术家们画出来,还将他们在现实中的关系也隐晦的连接起来。

 

当一个个时代的符号拥挤在权能的艺术展厅里,错乱感和荒诞感随之而来。在这里,被打乱的不只是几个符号,还有缠绕在这个符号上的文化和历史语境。当观者在识别某一符号的同时,不得不陷入这样一种混乱,一方面尝试着将这个符号从过去的定义中割裂,一方面尝试着将它放入新的语境。而当观者想要重新建立符号与定义间的联系时,权能将这个挑战提升了一个难度,他并不打算给予这些符号新的定义,这些半熟悉半陌生的面孔就停留在一个奇异的次元,他们相拥又相斥,以一种令人晕眩的姿态拥挤在观者的视界。他们存在吗?他们不存在吗?我无法回答。权能的作品在诉说着这样的一句话,在流动的世界里,我们都是无票的旅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