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关于绘画的哲学旅程

文/彭锋

绘画是什么,这是一个很少触及的问题。人们更感兴趣的问题可能是什么是绘画,尤其是什么是一幅好的绘画。什么是绘画,是关于绘画的定义问题。它的答案可以作为标准,凭借它我们来判断某物是否是绘画。比如,雅丝米娜•雷扎(Yasmina Reza)的剧本《艺术》中,皮肤科大夫塞尔吉买的那幅上面什么也没画的绘画,究竟算不算绘画。根据某些绘画的定义,它不算绘画。根据另一些绘画的定义,它算绘画。于是,形成了剧中人塞尔吉、伊万和马克围绕它是绘画还是狗屁的争吵。什么是好的绘画,是关于绘画的评价问题。我们在业已知道某物是绘画的情况下,去判断它的优劣。比如,达芬奇的《蒙娜丽莎》被认为是一幅好画。美院某学生画的某张习作,被老师给出差评。它们都是绘画,区别在于好坏。价值判断有时候也会转变成是非判断。比如,被老师给出差评的那幅画,可能会被剥夺绘画的资格或身份,被说成不像画或者不是画。我们可以从美学、史学、社会学和经济学等角度,来回答这里的问题。但是,绘画是什么?是一个不同的问题。它既不涉及绘画的定义,也不涉及绘画的评价,而是涉及绘画究竟是个什么东西,属于绘画本体论,只适合做哲学探讨。